您現在的位置:黨群關系

民主集中制:共產黨的重要法寶



任何一個政黨都會面臨以什么樣的組織原則和組織制度、領導制度來建黨管黨的問題,

任何一個執政黨也都會面臨以什么樣的組織原則和組織制度、領導制度來治國理政的問題,

共產黨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無產階級政黨,它是以什么樣的組織原則和組織制度、

領導制度來建黨管黨的,執政后又是以什么樣的組織原則和組織制度、領導制度來治國理政的呢?

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看,列寧建立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和領導成立第三國際后,

世界上絕大多數共產黨(包括執政的和不執政的)都將民主集中制確立為根本組織原則和根本組織制度、

領導制度,而且,這一原則和制度也成為共產黨最重要的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

是否按照民主集中制建黨管黨和治國理政,成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重要標志。[①]

一、民主集中制是共產黨執政的最大制度優勢

民主集中制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根本組織原則。共產主義者同盟是世界上建立的第一個馬克思主義政黨。

馬克思恩格斯在指導建立共產主義者同盟時,就強調要把民主和集中相結合作為同盟活動的基本準則。

從馬克思恩格斯當年指導共產主義者同盟和第一國際、第二國際的實際情況來看,

他們更多強調的是擴大和發揚黨的民主問題。列寧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恩格斯的黨建思想,

在領導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和創建第三國際時,明確提出了民主集中制的科學概念,

將其確定為共產黨的組織原則和組織制度,并在建黨管黨、治國理政和領導協調

共產國際各國黨的活動及關系的實踐中貫徹了這一原則。共產國際各個加盟共產黨都是

按照民主集中制組織原則建立起來的。中國共產黨是以馬克思列寧主義作為指導思想的黨,

它的創建得到了共產國際的指導和幫助,它在二大上通過了加入共產國際的決議案,

成為第三國際的一個支部。[②] 因此,盡管中國共產黨從一大到四大在黨綱、

黨章中都沒有出現民主集中制的概念和表述,但可以說,中國共產黨建黨伊始就將民主集中

制作為自己建黨管黨的組織原則和紀律,在黨的工作中始終貫徹了民主集中制的精神和思想。

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正式將民主集中制寫入黨章是從五大開始的。19276月,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根據五大的委托做了《中國共產黨第三次修正章程決案》報告,

明確規定:“黨部的指導原則為民主集中制![③] 此后,中國共產黨歷次代表大會通過的

黨章都明確寫入民主集中制,都對堅持民主集中制作出具體規定,提出明確要求。

中國共產黨豐富和發展了民主集中制。我們黨把民主集中制確立為黨的組織原則后,

在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各個歷史時期,根據自身實踐,不斷深化對民主集中制科學內涵和

地位作用的認識,取得了豐碩的理論成果。193810月,毛澤東在黨的擴大的六屆六中

全會上的報告中,重申了黨的四條基本紀律:個人服從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

全黨服從中央。自黨的七大以后,中國共產黨都將這“四個服從”作為民主集中制的

基本原則和最重要的政治紀律寫入黨章。黨的七大黨章對民主集中制作出了

“在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和在集中領導下的民主”的概括。19577月,毛澤東提出,

要造成“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

生動活潑,那樣一種政治局面”[] 。黨的八大黨章沿用七大黨章民主集中制的定義

,把“集中領導下的民主”改為“集中指導下的民主”!邦I導”與“指導”

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內涵發生了重大變化。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

中國共產黨創造性地運用民主集中制原則,制定規范黨內政治生活、處理黨內關系的

基本準則和具體制度,形成了黨在組織建設上的鮮明特征。黨的十二大黨章總結歷史經驗教訓,

明確指出:“黨是根據自己的綱領和章程,按照民主集中制組織起來的統一整體!

之后歷次黨代會修改黨章,都重申了這一論斷。[] 黨的十四大黨章把堅持民主集中制

作為黨的建設的幾項基本要求之一,指出:“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和集中

指導下的民主相結合。它既是黨的根本組織原則,也是群眾路線在黨的生活中的運用。

必須充分發揚黨內民主,發揮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的積極性創造性。必須實行正確的集中,

保證全黨行動的一致,保證黨的決定得到迅速有效的貫徹執行![]

以后中國共產黨的歷次代表大會一直到十九大通過的黨章,都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中國共產黨確定的民主集中制是黨的根本組織原則,其主要內容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黨的領導機關由民主選舉產生;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黨內法規的制定,

必須貫徹“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群眾路線;

個人服從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加強組織紀律性

,在黨的紀律面前人人平等;黨在自己的政治生活中正確地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

在原則問題上進行思想斗爭,堅持真理,修正錯誤;黨的各級領導機關貫徹集體領導、

分工負責相結合的原則,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各級領導機關必須經常保持與群眾的密切聯系

,傾聽下級組織和群眾的意見,接受黨員和群眾的監督。

民主集中制是共產黨特有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制度優勢、工作優勢。

[] 列寧將民主集中制確立為共產黨的組織原則后,這一原則在世界各國共產黨的建設中

發揮了重要作用。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之所以在只有幾十萬黨員的情況下,

能夠領導俄國人民取得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并成功抵御帝國主義勢力的武裝干涉;

全聯盟共產黨(布)之所以在只有幾百萬黨員的情況下,能夠領導蘇聯人民取得第二

次世界大戰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并成功捍衛社會主義,都與其實行的民主集中制分不開

。民主集中制使共產黨產生了強大力量。共產黨堅強統一,成為各個國家人民團結奮斗的領導核心,

這種力量無堅不摧,無往而不勝。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由小到大、由弱到強不斷發展壯大

,從勝利走向勝利,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在于堅持和實行了民主集中制。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表明,

民主集中制是黨的最大制度優勢。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有兩次偉大的歷史性轉折,

一次是遵義會議,一次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一次轉折發生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

一次轉折發生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兩次偉大轉折都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回顧和總結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這兩次重要轉折,它們之所以取得成功,都是因為堅持了

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原則。從遵義會議和為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準備的中央工作會議內容和議程看,

當時會議上兩種不同的思想和主張爭論得十分激烈,如果沒有民主集中制作為制度和政治組織保障,

黨是會分裂的。歷史表明,民主集中制是共產黨的重要法寶和寶貴政治財富。

“這項制度把充分發揚黨內民主和正確實行集中有機結合起來,既可以最大限度激發全黨創造活力

,又可以統一全黨思想和行動,有效防止和克服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分散主義,

是科學合理而又有效率的制度![]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那樣:

“民主集中制是我們黨的根本組織制度和領導制度,它正確規范了黨內政治生活、

處理黨內關系的基本準則,是反映、體現全黨同志和全國人民利益與愿望,

保證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正確制定和執行的科學的合理的有效率的制度。因此,

這是我們黨最大的制度優勢![] 共產黨要建好黨、管好黨,要為人民掌好權、執好政,

必須始終不渝、一以貫之地堅持這一根本組織原則,保持和發揮好這一最大制度優勢。

 

二、貫徹民主集中制的關鍵是處理好民主與集中的關系

處理好民主與集中的關系至關重要。歷史證明,民主集中制是個好東西,

貫徹執行民主集中制,最關鍵的是要處理好民主與集中的關系問題。這個關系處理得好,

會使黨和國家的事業興旺發達;處理得不好,會使黨和國家的事業蒙受損失、遭到破壞。

這同樣也為無數歷史事實所證明。在蘇俄歷史的前期,列寧對民主集中制原則堅持得好,

在貫徹執行這一組織制度方面為我們樹立了光輝榜樣。十月革命前夕,

在無產階級奪取政權時機已經成熟的條件下,是否發動武裝起義?新生的蘇維埃政權面臨國內外敵對勢力威脅,

是否爭取喘息機會,與德國簽訂布列斯特和約?當時,在黨內有許多不同聲音甚至是反對意見。

列寧建議武裝起義的意見曾被黨中央兩次否決,列寧建議簽訂布列斯特和約的意見被人攻擊為

“喪權辱國”。[⑩] 但列寧不厭其煩地做了大量的說服工作,最終獲得大多數人的支持。

蘇聯時期,從斯大林開始,這一原則和制度在蘇聯黨內逐漸遭到破壞。

斯大林以后的歷任蘇共領導人都搞個人專斷,戈爾巴喬夫甚至將民主集中制原則和制度放棄和取消。

東歐國家共產黨的一些領導人長期以來,也大搞“家長制”和實行個人專斷,

嚴重影響了黨內正常的政治生活,影響了黨對一些重大問題的正確決策,結果造成了脫離實際、

脫離群眾、決策失誤的嚴重后果。教訓可謂深矣!中國共產黨在處理民主與集中的

關系方面有過成功的經驗,也有過失誤和教訓。在遵義會議前,中國共產黨的主要領導人陳獨秀、

王明等搞“家長制”、個人專制,推行右傾機會主義、“左”傾教條主義

,結果使黨的團結統一受到嚴重破壞,使革命事業遭到重大損失。遵義會議后,

我們黨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黨堅持和貫徹民主集中制,

使黨和紅軍轉危為安,并領導中國人民不斷開創新的局面。從黨的七大到八大,

這是中國共產黨將民主與集中的關系處理得比較好的時期之一。

中國共產黨堅持民主集中制原則和制度,制定正確的路線方針政策,全黨空前團結,

各方面的積極性得到充分調動,我們黨先后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偉大勝利。

但是,從1958年批評反冒進、1959年“反右傾”以后,黨和國家的民主生活逐漸不正常,

一言堂、個人決定重大問題、個人崇拜、個人凌駕于組織之上等家長制現象,不斷滋長。

[11] 民主集中制遭到破壞,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更是走到極端,給黨、

國家和人民事業造成巨大災難。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國共產黨沖破“兩個凡是”的束縛,

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恢復和重新確立了黨的正確的思想路線、政治路線和組織路線,

恢復了正常的黨內政治生活,不斷發展完善和健全民主集中制,為鞏固黨的團結統一,

為制定黨的正確路線方針政策并在實踐中貫徹執行提供了重要政治和制度保證。

歷史正如鄧小平曾深刻指出的那樣:“民主集中制執行得不好,黨是可以變質的,

國家也是可以變質的,社會主義也是可以變質的![12] 馬克思主義政黨必須處理好民主與集中的關系,

這是總結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和我們黨的歷史得出的必然結論。

民主與集中是辯證統一的關系。在民主集中制的原則和制度中,有兩個重要的概念和關鍵詞,

一個是民主,一個是集中。民主強調的是發揚民主,集中集體的智慧、全黨的智慧。

集中強調的是正確集中,凝聚全黨的意志,形成集體的力量。民主是正確集中的前提和基礎,

集中是民主的必然要求和歸宿,兩者相輔相成、內在統一、不可分割。

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和集中的有機結合,“它是民主的,又是集中的,就是說,

在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在集中指導下的民主”[13] 。集中以民主為基礎,

民主的結果通過集中加以體現。民主和集中互為條件,不可分離,是相得益彰、

相輔相成的有機統一體。歷史經驗表明,在貫徹執行民主集中制原則和制度的過程中,

要執其兩端取其中,任何偏向一方的思想和做法都是錯誤的,都會造成失誤、帶來后果。

偏向民主,就會導致 “大民主”、無政府主義和軟弱渙散;偏向集中,就會出現個人專斷、

“家長制”甚至是專制。從靜態上看,民主集中制由民主和集中兩個對立的方面構成,

沒有民主,就沒有集中;沒有集中,也沒有民主。鄧小平曾這樣論述過這個問題,指出:

“我們黨的組織原則是高度的民主和高度的集中相結合,把列寧提出的民主集中制原則精神發揮了。

一個黨不集中不行,如果沒有中央的和各級黨委的集中領導,這個黨就沒有戰斗力。這種集中,

如果沒有高度的民主作基礎,集中也是假的。全黨提倡民主、提倡批評與自我批評,

就能真正把全黨的意志集中起來,真正做到萬眾一心![14] 從動態方面看,

民主集中制的民主與集中兩個方面是矛盾運動的,是在運動中實現統一的。

從貫徹民主集中制進行決策的過程看,任何一項決策都是先從正確指導下的高度民主開始,

又到充分民主基礎上的高度集中結束。而且這個過程同實踐、認識、再實踐、

再認識的馬克思主義認識論的過程,同我們黨“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

到群眾中去”的群眾路線的貫徹過程是完全一致的。民主集中制是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在黨的制度中的體現

,是黨的群眾路線在黨內生活中的運用。從長遠來看,這個過程是循環往復、以至無窮的,

永遠不可終結,始終不會停止。因此,一方面,要維護好、發展好黨內民主。中國共產黨黨章明確規定:

“必須充分發揚黨內民主,尊重黨員主體地位,保障黨員民主權利,

發揮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的積極性創造性![15] 而從歷史經驗教訓和現實來看,

我們黨在貫徹執行民主集中制方面,“既有發揚民主不夠導致的主要領導獨斷專行的問題,

也有正確集中不夠造成的領導班子軟弱無力的問題,相對來說,前者更為突出一些”[16] 

。從其他國家的共產黨貫徹執行民主集中制的情況來看,大致也是如此。另一方面,

要善于進行正確集中,注意制定科學的決策程序,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維護黨的團結統一和集中統一領導!胺乐棺h而不決、決而不行”[17] ,防止軟弱渙散、

一盤散沙。堅決摒棄自由主義、分散主義、個人主義,決不允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決不允許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決不允許在貫徹執行黨中央的決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選擇、搞變通。